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1月9日-10日,由鄒靜之編劇,張國立首度執導,張鐵林領銜主演的話劇《我愛桃花》在閩南大戲院上演,老戲骨張鐵林與實力派演員高曉菲、張博同臺飆戲,帶領鷺島觀眾從唐朝穿越到現代,由淺入深地探討千百年來癡男怨女的情感困境。

  據悉,此次巡演廈門站將是話劇《我愛桃花》年前收官全國最后一站,更是年前福建省唯一一站。 1月8日晚,話劇《我愛桃花》的三位主演率先與廈門劇迷見面,分享了排演過程中的故事。張鐵林不忘趁著老搭檔沒到場,開玩笑說:“張國立初次做導演,就有這么棒的演員給他‘加持‘,讓他‘一炮而紅’,是多么幸運的事。此次合作,更像是老搭檔的新配合形式。”

  作為張鐵林為數不多的話劇作品,他坦言:“接此話劇時心里很忐忑,因為演過《還珠格格》,大家都叫我‘皇阿瑪’,本來我怕大家說怎么皇阿瑪戴著綠帽子來捉奸。但后來一想,策劃這事兒的人是紀曉嵐,我演捉奸的又不是偷情的,怕啥!挑戰不同的角色,其實也正是做演員的有趣之處,可以擁有新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寒風無法阻擋劇迷熱情 臺上臺下互動接戲

  廈門的寒風阻擋不了劇迷們的熱情。劇中有一段馮燕要自殺的戲,臺下的觀眾跟著起哄,飾演馮燕一角的張博在臺上也不禁感嘆“廈門真是一座好城市”。謝幕時,張博更是表示他演了這么多場戲,只有廈門的觀眾如此熱情地投入到戲中,非常的難能可貴。

  除此,張鐵林在謝幕時還不舍與劇迷分離,要跟大家再聊兩句。當張鐵林談到:“因為疫情,《我愛桃花》要在廈門劇終了,所以很珍惜演的每一場戲……我演過《還珠格格》,大家都叫我皇阿瑪。”臺下的觀眾異口同聲地大喊“阿瑪”,“皇阿瑪”的熱情互動使得現場的氣氛輕松而不失熱烈。

  一個“會錯意”的故事,莊生夢蝶的“戲中戲”

  話劇《我愛桃花》是“中國金牌編劇”鄒靜之的第一部話劇作品,自2003年被搬上舞臺后,至今已經演出17年。它精巧的戲劇結構和充滿韻律感、對人性深度剖析的臺詞,經過時間洗練和檢驗,堪稱是“花開不敗”的中國原創話劇中的經典之作。

  該劇是一部探討情感問題的后現代劇,脫胎自明代擬話本小說《型世言》中一則關于偷情的唐朝逸事。話劇《我愛桃花》重點和亮點,便是“戲中戲”。編劇鄒靜之打破敘事空間和時間的限制,自由地穿梭于唐朝與現代兩個維度,借不可描述之“情事”寫古往今來之“情結”。全劇僅有三個角色,人物卻要不斷跳進跳出,一個是千年前恩怨情仇的唐傳奇,一個是現當下愛恨纏綿的婚外情,戲里戲外演繹著糾纏不清的愛情故事,讓觀眾在戲謔與荒誕的劇中感悟透析人性。

  編劇鄒靜之表示“這部劇看似在訴說,實則是模糊了現實與夢境,讓人徘徊在人性和劇情的邊界。因此,舞臺上演著桃花中人性的旖旎,看的人仿若在夢中。”

  名家指導,名角坐鎮

  此次在閩南大戲院上演的話劇《我愛桃花》是張國立首次擔綱導演的話劇作品。早在十幾年前,張國立就非常喜歡《我愛桃花》這個劇本,還買下了它的電影改編權,但陰差陽錯,多年來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在舞臺上解讀這部作品也算是了卻了多年宿愿。

  這一次作為話劇導演的張國立,不僅僅是呈現表演,他將自己的表演理念、審美觀念、感受力和掌控力通過《我愛桃花》的舞臺語匯做了集中的呈現。與此同時,演出邀請到“皇阿瑪”張鐵林的強力加盟,出演劇中“張嬰”一角,被稱為“皇帝”專業戶的鐵林老師這次飾演的卻是個不懂體恤、嗜酒如命的小人物,褪去龍袍加身的光芒,他帶來了一個更接地氣、更有“笑”果的張嬰,舉手投足的幽默感引得滿場喝彩。

  此外,另外兩位主演高曉菲、張博也是著名的實力派演員,表演投入、演技純熟,老戲骨與實力演員的同臺飆戲可謂看點十足。

  據悉,在話劇《我愛桃花》之后,2021年閩南大戲院還將有一系列重磅演出接棒,包括《敬這偉大的良宵——鹿先森樂隊音樂會》、自得琴社《琴為何物》音樂會、上海昆劇團《臨川四夢》、《2021老生常談——王珮瑜京劇清音會》、音樂劇《春之覺醒》、周一圍領銜主演話劇《枕頭人》、口碑好戲《牛天賜》等,在新的一年里充分滿足廈門觀眾們的文化觀演需求。(通訊員 羅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