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質疑

  留下的個人信息和消費數據去哪了

  律師提醒

  技術上不需要,則可認為是過度索取個人信息

  漫畫/張平原

  瑞景商業廣場一快餐店內,店員指導顧客手機點餐。 (本報記者 楊霞瑜 攝)

  本報記者 楊霞瑜

  “只能掃碼點餐。”近日,市民曾先生在一家書店咖啡區被告知人工服務已取消,需通過桌面上的二維碼自助點單。連日來,記者走訪30家中小型餐飲店發現,近九成的餐飲店采用掃碼點餐。

  商家認為,顧客通過手機掃描二維碼進入自助點餐系統,可節約成本、提升效率。但市民質疑,掃碼點餐前需關注商家微信公眾號、授權商家獲取用戶個人信息等,除了令中老年群體望“碼”興嘆外,也會留下個人信息及消費數據,存在信息泄露風險。

  [現象]

  自助點餐流程繁瑣

  還會被強制關注授權

  近日,記者隨機選擇了島內不同商圈,走訪了30家人均消費在50元至150元之間的餐廳、茶飲店、咖啡廳等。其中,像“必勝客”“麥當勞”等3家體驗感比較好的餐廳,掃二維碼后可直接進入點餐頁面;在“湊湊火鍋”“巖島飯堂”等20家餐廳,需關注商家微信公眾號、授權商家獲取昵稱、頭像、位置等信息后才能進入下單頁面。

  記者體驗掃碼點餐后,被強制關注了22家餐廳微信公眾號,2天內有4家餐廳通過微信發布了福利推送、產品推薦等信息。值得留意的是,通過掃碼點餐獲取個人信息的過程中,上述大部分餐廳并未展示相關的“隱私條款”,說明收集信息的原因、保護方式等。

  [聲音]

  商家認為可節省成本避免漏單

  市民希望簡化操作流程

  “一方面是節省人員成本,另一方面是避免漏單的情況。”經營一家拉面館的洪先生說,之前使用人工點餐時,高峰期經常手忙腳亂,顧客等待時間一長,也會抱怨,現在掃碼點餐便捷又高效。

  昨日,記者來到位于嘉禾路的一家火鍋店,顧客羅女士正打開手機微信,掃了掃桌角的二維碼并根據提示注冊會員。羅女士認為,掃碼自助點餐確實減少了排隊等待的時間,不過如果操作流程可以更直接點,一掃碼即可點餐會更方便。

  “只是想吃一頓飯,但自己的微信昵稱、手機號等個人信息又‘透明’了一層。”張女士告訴記者,每新到一家餐廳掃碼點餐,都需授權商家獲取個人信息,至今已記不清楚共授權了幾家餐飲店。

  記者了解到,中老年人更傾向于在服務員的介紹下,通過紙質菜單完成點餐。“手機菜單上的圖片和文字太小,怕點錯。”60歲的林老伯說,目前只嘗試過一次掃碼點餐,被迫關注了商家微信公眾號后,經常收到廣告推送,只好請女兒幫忙取消關注。

  [分析]

  點餐前強制關注是吸粉手段

  信息填寫項由商家設置

  記者聯系了一家智能收銀系統供應商,銷售人員小陳介紹,目前大多數餐飲店選擇用戶授權登錄并關注公眾號進入自助點餐系統。“一個月新增關注400人,一年就有4800人。”小陳說,點餐前關注公眾號是吸粉的手段,通過公眾號推送優惠、新品推薦等,比街頭發傳單的轉化率高。

  “點餐前需填寫姓名、電話號碼等是由商家自主設置的。”小陳告訴記者,不少餐飲店因擔心顧客取消關注公眾號,會在點餐程序中設置注冊會員,留下顧客的個人信息。據了解,目前具備排隊、點餐、收銀等功能的運營軟件,費用在2000元至5000元不等。

  至于顧客留下的個人信息及消費數據,是否存在被泄露的情況,小陳認為這取決于商家,不過大多數商家主要是為了二次營銷。

  那么顧客通過掃碼點餐留下的個人信息儲存在哪兒?記者咨詢了一位業內的技術人員。“個人信息主要存儲在服務器。”據該名技術人員介紹,商家可購買服務器,但是費用頗高,因此大多數商家選擇使用技術開發商提供的服務器,這并不影響商家通過后臺系統查看相關數據。

  [律師說法]

  商家收集個人信息

  應遵循必要原則

  “因用戶不同意收集非必要個人信息或打開非必要權限,拒絕提供業務功能”可被認定為“違反必要原則,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北京盈科(廈門)律師事務所律師許東說。

  許東介紹,根據我國《網絡安全法》及《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行為認定方法》的相關規定,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

  許東認為,判斷掃碼點餐是否超過必要原則,關鍵要看技術上是否必要。如果可以在系統內設置不收集信息、不獲取授權,顧客可直接點餐,那么獲取姓名、手機號、微信等信息明顯屬于沒必要,可以認為是過度索取個人信息。

  來源:廈門日報